兵團第四師擬建市名引熱議 叫“可克達拉”還是“惠遠”?
  亞心網訊(首席記者劉書成)“可克達拉改變了模樣,姑娘就會來伴我的琴聲。”有著“東方小夜曲”之稱的《草原之夜》中這句歌詞,唱紅了伊犁可克達拉草原,地處伊犁的兵團第四師也因此將可克達拉作為擬建城市的名字,主城區設在66團。不過,曾長年生活在66團的部分人士提出,“惠遠”更適合作為新城市的名字。
   兵團四師擬建城市,主城區設在66團,圖為66團主街道五零大道。閆欣秋 提供
  10月20日,新疆財經大學教授任群羅介紹說,可克達拉市有望於明年初獲批。目前,一封將“可克達拉”更名“惠遠”市的建議信,已經以掛號信的形式郵發給自治區黨委、政府的領導。這封信來自兵團第四師及66團一些離休幹部、66團前身50團老兵、66團老軍墾等一些幹部職工以及原籍66團關心家鄉發展的人士,他們建議將現霍城縣惠遠鎮併入四師擬建城市,並將擬建城市命名為“惠遠市”。任群羅便是其中的一位。
  
  新疆社科聯研究員戢廣南認為,兵團擬建市市名的選擇,不能單純以一首歌曲的傳唱度為考量,擬建市的名字應該更符合兵團特色,比如鐵門關市以及紅星市,就很能體現兵團屯墾戍邊的紅色特點。
  戢廣南建議,今後我區各相關主管部門在涉及一個地區、街道、城市新命名時,不妨參照五家渠市曾經面向全球廣泛徵集市名的做法,廣開言路,讓文化、史學界人士進行廣泛討論,之後確定一個更能體現當地人文歷史背景的名字。
  叫“可克達拉”好不好?
  正方:草原之夜唱紅“可克達拉”
  反方:“可克達拉”易叫成“疙疙瘩瘩”
  可克達拉是兩種語言的融合。長期研究伊犁地方史的晏海發說,“可克”是翻譯有點錯誤的突厥語,意為綠色的,“達拉”則是蒙古語,是原野的意思。
  “只要聽過《草原之夜》的人,都能記住一個美麗的地方——可克達拉。”兵團第四師黨委副書記、師長鐘波曾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,這樣提及為兵團第四師擬建市可克達拉市命名的緣由。
  久居江南水鄉一直嚮往草原的江蘇人張瑞興曾因《草原之夜》這首歌曲,慕名來到伊犁可克達拉草原。在他看來,走進可克達拉草原之夜風情園,仔細瞻仰阿力麻里——成吉思汗西征展覽館、草原石人、岩畫群等旅游文化景點,不僅使人遙想起久遠的民族歷史,也會由衷贊嘆當代軍墾人屯墾戍邊的創業偉績。
  “叫什麼可克達拉呢,這要是內地人來了估計就被叫成‘疙疙瘩瘩’、‘磕磕巴巴’了。”得知兵團第四師擬建城市要被命名為“可克達拉”,84歲的66團老軍墾、退休職工任文亭很想不通。
  “從文字角度看,‘惠遠’簡潔、明快、易懂,朗朗上口。”退休前曾任兵團四師70糰子校中學教師的王欣舍認為,新疆居民是習慣了這類民族地名的稱呼,但南方人來了估計叫起來會比較費勁,也容易念錯。
  “雖然‘可克達拉’比較聞名,但第四師擬建城市名字選擇‘惠遠市’更為恰當。”新疆財經大學教授任群羅說,從地理上看,第四師擬建城市主城區選址在66團,毗鄰霍城縣惠遠鎮即惠遠古城,土地原本來源於惠遠,惠遠老城遺址還在66團6連。66團的前身為6軍17師50團,是曾經保衛延安的一支英雄部隊,又是1949年進軍伊犁第一團,部隊的駐扎地就在惠遠古城。1950年部隊開展大生產運動,就在駐扎地惠遠地區開始墾荒造田。至今原50團烈士陵園還設在惠遠,原50團團長、伊犁地委首任書記劉光漢同志的骨灰仍然安葬在惠遠古城。因此,將惠遠鎮併入四師擬建城市,也具有傳承革命歷史傳統的意義。
  任群羅認為,相對來說,“可克達拉”一詞主要來源於兵團64團前身“可克達拉農場”。擬名為“可克達拉市”,與主城區實際地址不符。
  叫“惠遠”好不好?
  正方:“惠遠”更悠久有利於兵地團結
  反方:“惠遠”太厚重不宜做縣級市名
  相對“可克達拉”,“惠遠”這一詞語的人文歷史含義更為深遠。原農四師師長、66團團長謝睦森說,惠遠古城原為伊犁將軍府所在地,是歷史上伊犁九城的首城,作為新疆的政治中心長達100多年,有著深厚的人文和歷史淵源。林則徐在鴉片戰爭後被髮配此地仍繼續建功立業,墾荒造田,修建了“湟渠”,至今仍然是66團以及霍城縣部分地區灌溉主渠道。但辛亥革命以後,伊犁將軍府撤銷,惠遠淪落為連縣城都不是的尷尬地位,日漸衰落。四師擬建城市如為“惠遠市”,作為兵團四師的師部城市,可以提升擬建城市的文化底蘊,有利於城市未來經濟、旅游、教育、文化等各項事業的發展。同時也能使惠遠古城走上復興之路。
  離休幹部、原50團進疆老兵閆欣秋則從民族團結的角度考慮此事。他說,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講話中指出:新疆的問題最長遠的還是民族團結問題。要加強民族交往交流交融,部署和開展多種形式的共建工作。“第四師擬建城市如命名為‘惠遠市’,有利於兵地團結、民族融合,也能更好地體現中央精神。”
  謝睦森舉例說,新設立的霍爾果斯市,在規劃內就把兵團61團、62團劃入了霍爾果斯市這一自治區縣級市的範圍,體現了兵地團結、民族團結。如果將惠遠鎮併入四師擬建城市並命名為“惠遠市”,是兵地團結、民族團結的進一步體現,也能寓意中央對邊遠民族地區的關懷惠及遠方。
  不過,新疆社科聯研究員戢廣南認為,正是由於惠遠的悠久歷史,作為第四師縣級市的市名更需要慎重考慮。
  “惠遠,這樣一個曾經長期擔任過新疆政治中心的名字,是否適合作為兵團一個縣級市的名字?如果成為縣級市的名字,是否有點名不正言不順?”戢廣南說。  (原標題:兵團第四師擬建市名引熱議 “可克達拉”?“惠遠”?)
創作者介紹

校友

ny59nyrj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